十八线相声演员葵亓

养生朋克专业户

你们也知道其实我的性格没他们说的那么怪

突然开始用lof发自拍觉得好烦人啊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放飞自我的华北第一半吊子自恋狂

人即所谓欲壑难填

做人如果活成最不喜欢的样子是悲惨的吗
你喜欢马云还是王健林吗 活成那样觉得荣耀吗
当你叼着烟走在街上 胃里翻涌的是隔夜那顿酒 你觉得头脑发昏 你找不到生命的光晕 然后你任由右手小拇指被冷风吹得生疼
然后你想 你没有朋友 你没见过生命的光和意外 你不相信山间的风引起山洪的蝴蝶效应 做人成为这样是十分失败了吗
大抵你也是比不过从没这么想过的傻逼们的低情商的 你会比他们想的更宽更远 而他们只会庸庸碌碌最后嘲讽你有高见识却过不了高品质的生活
可是你忘了他们连高见识都没有
送给faker 欢迎对号入座 我负责职业指桑骂槐

今天也是cos万胖的王昊女孩
回家咯

【坤盖/微all盖(?)】雾 (-超短一发完)

真的rio短,来自今天画了坤坤的太太说想吃粮,睡前码了一波黏糊糊甜腻腻奶狗攻ww
all盖倾向非常 不明显..如有介意可以告诉我,我删tag
文笔一般水平有限,爱你们不嫌弃我
非常矫情的文
谢谢各位!希望喜欢!
————————————————————
  这两天重庆的天气不太好。
  本就潮湿,这两天又阴沉沉起了雾,雾都果真就黏糊糊雾蒙蒙,难受,不得劲。
  曾坤坐在工作室天台的椅子上嚼着口香糖,吧唧嘴看天,觉得心里也黏糊糊,不舒服。
  少了啥东西。
  张张嘴,吐不出一个字句,不知道心里少了啥,就只是缺了角,难受的紧。
  他不是个会常常多愁善感又矫情的人,这种感受也只是偶尔才有。
  挠了挠脑袋顶儿的灰脏辫儿,他不大明白了。
  仔细的回想之前有这种感受是怎么的一种情况,灵光一闪,他黏黏糊糊的开口,声音却是高了八度——“盖锅!”
  巧了,周延正准备上天台抽根烟缓缓,天才就不允许写歌写的脑壳疼咯?
  老远,他就听见带着奶音儿的叫喊,甚至因为声调太高破了音。
  下意识笑歪了嘴,乐颠颠儿跑过去揉他坤儿的脑瓜子。
  曾坤回头,把周延拉的更近一点,他坐着,搂抱着站着的周延,恰好头顶在周延胸口附近的位置,听得见里面咚咚的心跳。
  “盖锅,盖锅,盖锅——”
  “咋哩嘛,坤儿?”
  “我要礼物!”
  “撒子嘛?”
  曾坤站起来,把周延整个捞在怀里晃悠,两个人小范围的晃悠儿了一会儿,曾坤余光看见离天台门不远的绿脏辫儿,坏心思的扭过身子不让周延注意到他,笑的露出一口小牙,都闪着恶劣狡黠的光。
  “盖锅。”
  “都说了要撒子礼物?”
  “盖锅。”
       我哩。曾坤在心里补了半句。
  周延叹气,觉得可是越来越不懂年轻小孩儿的心思了,只好放弃治疗,回抱住曾坤,头埋在他肩颈之间的小窝里,暖融融的拱了拱,就维持这个姿势在原地好一会儿。
  周延胳膊麻了。
  周延尴尬,但他没说。
  曾坤笑嘻嘻松开他盖哥,又舍不得放走他,两个人干脆并肩站在天台,一只手还不老实的揽着周延的脖子,恰好覆盖住整个“力”字。
  他也把头埋进周延颈窝,蹭蹭。
  没那么黏糊的吐出一句,“天气挺好。”
  天好像有点晴了。
      心里好像满了。
  
end.

台上做戏
台下做人

非黑即白
及时行乐即是life

是这样
我真的很想知道
脏辫编好之后会容易脱发吗:)
本秃头少女都不敢去编全头的

【退赛/万盖/略all盖】给予取夺-2(上)

脑子有点浆糊,迷迷糊糊写了一半儿出来,想发出来的原因是这一半儿就是个修罗场分水岭了..下一半儿才是老万千里送(?
沉迷坤盖,都别拦我!!!!
预警 这章退赛有点..少量...嗯
文笔一般,水平有限,欢迎提出建议啦!
如果你骂我,我就操你妈的五香麻辣仙人板板。

————————————————————
2.(上)
  去重庆前一天,王昊去学校请长假,找了个同学给gosh打电话。
  被委以重任的白曜隆听说要给gosh打电话还一脸懵逼,在王昊解释了说和周延的事儿以后抬头问了句,“所以你俩分了?”
  王昊翻了个高级白内障式白眼儿,懒得理他。
  白曜隆小心思转了转,拨出了号码,“喂?gosh?”
  那边是程剑桥哇哇咧咧的嗓音,漫不经心的蹦出一堆语气词,大概说是联系工作发邮箱之类的,白曜隆懒得分辨,开口就堵住话头,“我想和gai合作。”
  对面沉默了三秒,切断了电话,留下嘟嘟的忙音。
  王昊转身回家收拾行李,没管身后的小白笑眯眯的眼,也没管他捣鼓手机的手。
  这边儿挂断了电话的程剑桥也不傻,人精儿一般的团宠最擅长的就是看透不说透别人千回百转的花花肠子。
  他猜到,周延肯定回重庆了,那边想探口风看盖哥有没有回gosh。
  周延,周延。
  你到家了。
  你到家了吗?
  你还有你所谓的家吗?
  程剑桥不无恶劣的想着,回过头看了眼沙发上蔫儿了吧唧撸猫的灰脏辫儿,套上外套出了门。
  他总是知道周延在哪儿,他想。
  因为他是程剑桥,他笑。
  看了眼表,周延习惯去的酒吧还没有开门,于是他径直向偏僻的老城区的出租屋出发。
  等到周延开开门发现是程剑桥以后,他第一反应不是打招呼或是正常抑或非正常的寒暄,而是下意识揉了揉绿拖把,直到看到对方势在必得的微笑之后才反应过来想把门碰上,但为时已晚,程剑桥已经先他动作一步的埋进了他怀里。
  “盖锅!”中气十足的一声儿把周延的脑子震得嗡嗡响,随后却是细如蚊蝇的呢喃飘进周延的耳蜗。
  “想你咾...”
  程剑桥没料到自己会比周延先哭的。
  可是那个怀抱带给他的熟悉感让他浑身发热,包括眼窝,包括心底躁动的火。
  周延手忙脚乱拉着他进屋,屋子明显被人经常打扫,并不很脏乱,他不在的时候想必常有人来住或拜访,周延眼眶也有些发酸。
  等到周延说出“我想回来了”这句话的时候,距离程剑桥进门还不足半小时。
  程剑桥险些爆了粗口。
  他不想让周延回gosh吗?不,反之,他想疯了,做梦都在想着周延跟他们在一起燥的样子。
  但不该这么快。
  他应该和自己再待久一点,久到周延心里属于他的地位大于所有兄弟的总和,大到最好懒得留给冰城任何一点位置,大到全被火锅烟雾蒙蔽了看到其他人身影的可能性。
  最好眼里心里都只有他。
  但是周延已经自顾自开始捯饬自己去洗澡说着一会儿要跟程剑桥回工作室晚上一起聚餐的打算了。
  听着隔音极差的墙那边传出的淅沥水声,程剑桥撇下了嘴角。
  两人一起回到工作室着实是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这是两人用脚趾头都猜到的事态发展。
  曾坤扑进周延怀里黏黏糊糊不撒手,王齐铭在旁边盯着周延的脸来来回回打量,两片嘴唇来来回回碰撞,最后的用途是叼上一根点燃的烟,兄弟伙儿们都围过来了,程剑桥站在圈外往里头看。
  看着他妈的曾坤的灰头发丝儿有一根黏在了周延卫衣左胸口的位置。
  “盖锅!”程剑桥戴上自己的儿童眼镜笑嘻嘻,“饿咯!”
  周延笑歪了嘴拉过程剑桥揉他的绿拖把,甚至还摸了摸他下巴那颗小痣,开始和他讨论去哪里吃饭。
  曾坤偏过头,报出了个饭馆儿,程剑桥没来得及搭腔儿周延就一口答应。
  灰脏辫儿笑的像吃到鲜美鱼肉的代虎。
  程剑桥脸色像曾坤儿的脏辫儿。
  到了饭店,甚至因为曾坤撒娇着不撒手,导致程剑桥和他中间夹着个周延,被来来回回的勾肩搭背抱来搂去,风暴中心反而是毫不知情般的傻乐呵儿。
  到底心里看没看破,个人心中怕是皆有定数。
  -tbc.
  
  布瑞吉是我心里看透不说透的典型,我觉得他永远把自己处于一种旁观者清的态度,但又在周延这里当局者迷,是我想写出来的感觉..但是水平有限,他给我的感觉有一些类似..大智若愚?不全面吧,就是那种很直但是很通透的类型,我很喜欢,很想努力体现出来hhh
修罗场有意思啊,弟弟们天天可爱的我脑壳都飞天了啊啊啊!!!

有没有太太认领这只乖🐰写个啥高中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