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散人葵亓

养生朋克专业户
颜狗
王嘉尔和木子洋为基准

什么时候小陈才能会写pwp呢

|卜洋/性转/小破车|小狐狸

就是个为搞小狐狸精🐑而写的小破三轮车,嘻嘻。

非常泥塑,泥塑使我快乐。

我是你们的垃圾车车主小陈,准备好刷卡了吗,提前预警我会突然刹车hhh

以下正文,感谢观看。

不会写肉,人生中屈指可数的第二次开车,但是你骂我我还是会杀你妈,接受意见或建议以及小姐妹们点梗,么么哒030


-小狐狸

国内越发开放了,洋东西流行的快,万圣节狂欢夜,热闹,人不人鬼不鬼都能上街。

李真央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和毛茸茸的耳朵,俩手揣兜里,大咧咧走在街上,身边是各种稀奇古怪装扮的人,也有可能不是人,她懒得分辨了,反正她恰巧儿就不是。作为一个活了近千年的小妖精儿,要不是因为懒,估计早能道行高深了,不过就这半瓶子醋的修行,凭着一张漂亮皮囊照样儿也是迷的人团团转。逛游一会儿,懒散惯了的小狐狸精累了,打道回府,照常先跑天台晒会儿月亮,美其名曰吸收日月精气,然后晃晃悠悠的下楼回家洗漱。

楼不是小高层,天台连着隔壁楼的天台,中间空隙不大,挡头儿挺多,小狐狸精总是敏锐的闻到有人类的气息在附近,但从来懒得揭穿,那人来的勤快到饶是懒如李真央,都能记住她的味道了。

对,她。闻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年轻小姑娘的味道,李真央想,反正也构不成威胁,所以懒得管,如往常一样晒完月光就准备打道回府。

上车和娜娜一起搞小狐狸精

https://shimo.im/docs/F8rrK4K1ZjExQuK8/ 《小狐狸》,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卜洋/短篇甜|反派与俗世 -01

大家好,我是上一篇说写短篇结果还没完结不知道谁给勇气还敢开新快乐脆皮鸭连载的小陈,我又来了。

一个真黑帮沙雕大佬和假辍学美貌大xiao生的爱情故事。

快乐沙雕相声风格,文笔就是没有文笔,不接受批评,你批评我我就杀你妈,接受意见或建议,并且会积极指正滴!

请小姐妹给我小蓝心小红手。

以下正文,感谢观看!

-01.

李振洋躺在自己都不知道哪个小城市哪条街街尾的小宾馆的床上,仰着面抽烟。

他来这儿倒是有一阵机缘巧合的。

B城有个地头蛇组织,具体叫啥名儿其实谁也说不清,都知道人数不少,为首的人姓卜却人尽皆知,至于为嘛都不知道组织名儿,也是因为卜家家大业大,黑白通吃,明面儿开着大公司光明正大,背地里什么阴暗生意又都不在话下,卜家公司名儿简单,就叫卜氏,而地下的组织由于没有固定地点姓名,所以全靠一张通底儿黑色的会员卡和会发到手机上的即时信息联络。

纵使所有人都知道卜家有不正当生意,可抓不到把柄,谁也没法儿根除。

黑色会员卡拿到也不容易,卜家身边的红人儿都不一定有的物什,更别说条子们。

偏偏李振洋有。

在别人看来,他什么都不是。

他是个不算全职在夜店讨生活儿的辍学大学生,他不适合学习,任何一方面,即使漂亮皮囊让他上了还不错的学校的模特专业,甚至走过几场叫得出名儿的大秀。

可他的专业和他的心思一样,三分钟热度的要死,懒得受束缚,在一学期第八次被老师催着让舍友把他从酒吧网吧拉出来之后,李振洋急了,干脆办了个退学。

他家境怎么样?父母健在,小康家庭,除了对他过于纵容从小娇生惯养之外没任何毛病。

啊,还是有毛病,父母一个在国外经商,一个自己开店天天家都懒得回。

虽说从小没受过啥父爱母爱,可李振洋到底也是四肢健全经济富足的长大了,家里人对他的纵容甚至到了对他的退学不闻不问只随他开心的地步。

没意思,太特么没意思了。

李振洋想了想自己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初中耳朵眼儿就打的比女孩儿多,小学五年级为了装逼学会抽烟,瘦的白斩鸡似的却是打架常胜,高中学都懒得上,考的大学还艺术独立院校,感觉除了当女装大佬基本算半个人生体验家了。

啊,女装大佬,退学之后闲来无事的李振洋点开了手机,没两天一套女装就送到了他的小出租屋里。

服装表演模特对衣服的审美甭管男装女装都还是有点儿的,更何况李振洋是正经走过蓝血的大模。

宽肩窄腰188,套上马云爸爸买的蕾丝内衣吊带高开叉黑长裙,披上自己的皮衣,思考半晌还是穿了低跟的马丁靴,顺便作为对大家审美的尊重带上了choker和金发大波浪假发,女妆不太会画的李振洋甚至还照着美妆视频学了学,终于一身儿都捣饬的自己满意了,时间也差不多快要到他平常上班儿时间了。

他在酒吧干嘛?自己也说不清个所以然。

又不当高级鸭子,也不当啥脱衣舞男,酒吧调酒半瓶子醋,服务生又懒得来回跑。

说白了就是当个漂亮花瓶儿,站那儿摆着,跟不卖身的头牌也没啥区别,就偶尔上台唱个歌或者给看得上眼儿的客人亲自调个酒的时候能显示出来他不是啥也不行,其他时候基本也就是换了个人多眼杂又灯红酒绿的地方的地方儿花枝招展而已。

结果偏偏这样,漂亮皮囊还是让他脱颖而出,甚至有客人为了让kwin调杯酒亲自送上桌不惜一掷千金。

Kwin是他的……嗯,他自己也说不准,又不是出道男团,没啥艺名一说,也不当鸭子,更不是什么少爷花名儿,他自己也说不清了,就当是个符合他性格的英文别称吧,他自己这么想,kwin,kwin,困,他特么天天都挺困。

今天准备好体验生活顺带让大家放松眼球,惊艳一下众人的李振洋颠儿颠儿的仰着头到了酒吧,像一只刚舔完毛儿昂首挺胸的大猫。

酒吧叫oner,是他一个学弟介绍来的,刚开始英语59分的李阳疯狂英语翻译了一下还寻思,别是个gay bar吧,这名儿起的这贼老弯,结果被酒吧老板,一正经儿留洋高材生,笑了小半拉月。

好巧不巧,就是这天晚上,谁都不知道到底长啥样儿的卜家家主跟微服私访似的来了这个酒吧。

除了酒吧老板没人儿知道,酒吧是卜家入股投资的,当作其中一个据点使用。

老板其实是卜家家主的发小儿,但是他家公司却的的确确是卜家旗下的附属公司,结果人家一个出国留洋正准备迈入人生正轨的老哥,被卜家现任家主,当时的大少爷一个电话call到英国call回来,电话都差点吓摔了。

“老岳,我把我爹弄死了,我继承卜家了,酒吧还是你管吧。”

岳明辉看着自己的学位证那叫一个恨。

本来这酒吧是卜家大少爷卜凡管的,哦,卜凡大名卜凡凡,岳明辉一直猜的是卜凡因为不爽这个名字才老想弄死他亲爱的老父亲,这个就是后话了,酒吧虽说就叫个酒吧,但是大小也是惊人,甚至还盖好几层,在二环里的优越地段儿,周围环绕着办公楼和高档饭店,整的跟违章建筑一样。

听说卜凡成了卜家家主,岳明辉就得了个酒吧这件事一直让他恨的牙痒痒,好歹也是一起看着酒吧走起来的发小儿不是?你倒是坐拥江山了你就给老子一破酒吧?由于这事儿,他赌气了挺久,甚至卜凡准备给他卜家的黑色会员卡的时候儿他都咬住牙没要,提条件。

“不得让我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您就把这破卡片儿收回去吧您。”

然后卜凡看了看酒吧豪华的装潢,确认了一下自家旗下管着的岳家公司还没倒闭之后,点点头,把卡又收回去了。

岳明辉登时京骂13连,卜凡“不是,收回去这不您说的吗哥哥,没必要啊您这,您这真没必要。”

有文化有背景的岳明辉这次气的话都懒得和他说了。

这种赌气一直持续到李振洋来面试,岳明辉看着面前188的漂亮猫儿,登时眼儿就亮了。

“要要要,过过过,当个花瓶儿也得过。”他心里这么泥塑着,但表面儿一张冷脸面无表情的抬眼看看面前面试的李振洋,“所以你想应聘什么职位?”

李振洋正嫌站姿不舒服低头碾自己的鞋跟,闻言抬头,“有没有那种不累,不走道儿,不当高级鸭子,不陪酒的职业。“

岳明辉沉默了一会儿,寻思居然还真他妈就是来当花瓶儿的,然后开口问,”推荐您来的人说您是服装表演系的,就是说您是……“

”模特儿。“

得,还真是给酒吧摆来当花瓶儿。

然后李振洋就被录用了。

所以说来今天这个李振洋仿佛镇店花魁一样的境地,完全是岳老板一手造成的。

当然他本人肯定拒绝承认。

说回来,李振洋现在仰着脖子把又一杯酒灌进自己的喉咙,这个动作恰好显示出了他为了掩饰喉结带上绑带choker的脖颈的流畅线条。

卜凡刚刚走进酒吧就一眼盯上了野猫儿那一截儿纤细的脆弱。

大步迈向小野猫儿,等到那人终于斜睨赏给自己一个眼神之后,卜凡愉悦的舔了舔嘴唇。

“嘿,能请你喝一杯吗?“

李振洋终于把正脸留给了他,开口”老子是男的。“

卜凡挑挑眉耸耸肩,示意对方自己知道了。

这个反应让李振洋自尊心有点儿受挫,他本来觉得自己女装还挺雌雄莫辨的,坐下也恰好儿掩饰了自己优越的身高。

于是猫主子生气了,后脑勺儿又留给了卜凡,”我是工作人员,喝酒免费,不用你请。“

卜凡更乐儿了,“我是老板的老板,我想让工作人员喝,就他妈的得喝。”

李振洋登时跳下椅子,”老子辞职。“

“那我请辞职之后的你,作为客人,喝酒。”

李振洋无fuck说,这岳明辉很一般,他的老板更他妈的一般啊。

然后他重新坐下来,点了一堆酒,甚至叫了几个平时员工福利不给报销的礼花炮玩儿。

Ok,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这句话的正确性在卜凡让酒保悄悄下药顺理成章把李振洋拐带到酒店并舔舐上大猫儿性感的下唇瓣之后又再次充分证实了。

着急眼前事的他也顺理成章忽略了手机上无数通来自岳明辉的电话。

美色当前,身下软趴趴黏糊糊的大猫迷离的半眯着眼,脸颊绯红的看着你,你还能惦记着这人儿是从那儿来的?反正卜凡是不能。

-tbc.

他是老城里生根儿发芽的孩子,他扁扁嘴是调皮捣蛋后带着狡黠试图求饶的预兆,他打小儿成绩不太好,语文老师不喜欢他但却印象深刻,说话儿从不会咬文嚼字更零零散散蹦不出几个成语佳句,那怎么办呢,他不善言辞,嘴皮子最溜儿的时候儿是清早起来给爸妈买路口儿带着油腻乎乎的围裙长得不算和蔼的大妈的香菇猪肉馅儿包子,但他早起的时日很少,所以他还是不善言辞。
然后他遇到了你啊,他说,对不起,我不会说话,然后他吧准备好的小零食一股脑儿翻出来,乒了乓啷倒了你一桌子,看你的眼神湿漉漉像你家隔壁小夫妻养的金毛狗。
于是你知道了,他不善言辞,只会喜欢你,太糟糕了。

‖卜洋/有性转/短篇甜饼he‖捉猫.02

大家好,我是小陈,我又来泥🐑了。

疯狂ooc,没有文笔,就为了爽,文风多变诡异,唯一不变的是我对洋洋的泥塑和爱哈哈哈哈哈哈

前篇欢迎点击主页查看,为宠🐑玩🐑而写,不接受批评,暴躁老姐,你骂我我就杀你妈。接受建议或意见,欢迎指正或点梗,请xjmm给我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谢谢!

今日我为捕羊掉头,明日捕羊以我为荣!

以下正文,欢迎各位和我一起泥羊,么么哒,感谢观看。

-02

如果让李真央发表一下近期想法,她一定会说,奇怪,十分奇怪,奇奇怪怪。怪的也不是别人,就是那对兄妹。

自从那天被缠着喊了娜娜,得到了那个啥劳什子的承诺要给她买奶茶,他当句玩笑而已,谁知道这傻姑娘已经不是光给她买奶茶这么个小事儿了,简直事无巨细像个老妈子。

打饭接水买奶茶,甚至早上鞋子和袜子都整整齐齐摆着等她临幸。

李真央大小儿虽说也是被爹妈心肝儿似的宠大的,也没见过这阵仗,尤其是那天早上醒来,迷瞪半天被人温温柔柔喊醒,皱着眉头好容易睁开了眼,翻身准备下床,就看见卜娜娜站在她的床尾梯子处,打开一个能恰好接住她的怀抱。

李真央盹儿都直接给吓醒了。

她急忙摆摆手,“别吧娜娜,姐姐啥斤秤儿姐姐自己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你这身板儿再给你压一马趴。”

卜娜娜咯咯笑,“央央,我从小跟我哥打架,劲儿可大呢。”

李真央“……”

她都不知道这句话从那儿吐槽好了,还是老老实实转身自己爬梯子下了床,结果还是被妹妹从后背抱住了。

“央央不信我吗……我真的可以接住你。”

李真央心跳乱了两拍,胡乱点点头,脚步凌乱的跑去洗漱了。

把冰凉的水拍在脸上的时候她才平复了心情,并把此归结为起太早了脑子不正常。

水也没擦干,李真央甩了甩手就又回了宿舍,卜娜娜听见声儿回头就看见水珠顺着大猫形状高级的颧骨滑下,一直滑过脸部所有肌肉的外皮汇合到下巴才堪堪滴落了。

最过分的是她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这么久了,看见她的任何状态还是会让卜娜娜不自觉的心动。

太糟糕了,她想,得赶紧把姐姐弄到手。

李真央自顾自踱步到衣柜前头换衣服,背着妹妹挑挑拣拣,细白的手指在衣架中间跳跃,顺便开口问妹妹,“我说你们兄妹也挺有意思的,明明一个就是我舍友,另一个就在大学城开火锅店,天天把我约出去玩,还分开约。”

卜娜娜突然冲过来把李真央选好的衣服抢走摔到地下。

猫儿看着自己被扔在地上精心挑选好的衣服,噌的炸毛儿了。

“你他妈什么毛病啊?跟我生气啊?你他妈拿衣服撒哪门子气?”三个疑问句一出来把卜娜娜砸懵了,突然手足无措了起来,可惜手摆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一二三四,最后眼睁睁看着李真央把衣服捡起来扔到角落里的脏衣篮,换了套衣服,直接套上鞋拿起包就开门走了,把门摔的震天响。

卜娜娜低头看到自己早上给姐姐找好的袜子,张张口回头,似乎是才刚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而她只能做一个无声无谓的口型。

央央,不穿袜子你会磨脚的。

李真央气呼呼的出门了,才想起来太着急出门手机也没拿,抬胳膊看了眼手表才发现这么一闹腾,恰好离本来自己跟卜凡约好的时间差不离儿多少了,也拉不下面子回去拿手机,就直接去约好的地点了。

结果却是她等了又等,卜凡过了快一个多小时才到。

她上来把拎到手包甩到卜凡的身上,“你和你妹说好的吧?一天天的一个两个铁了心的气我啊?啥他妈的意见跟老子说出来不行吗?啊?”

卜凡凡手忙脚乱接住了包开始顺毛儿哄猫儿,“不是,哎央央央央慢点儿,腿太长啦你……”

李真央冷笑了一声,没放慢脚步,等着大高个儿的后文。

“央央,你咋也不接电话啊,我早上老早给你发短信你也没回……“

大猫一听,这才有点儿放缓的脚步。

她可能……是有点理亏吧,早上的确没看手机。

“我跟你说了出门晚一会儿啦,今儿突然店里接了个预约,大单子,都打点好了我才来的,晚了会儿专门给你带了奶茶赔罪,”说着大高个儿抬起右手拎着的小袋子递给大猫“喏,老岳家的,半糖去冰珍珠奶茶。”

李真央转头接过奶茶,低着头也不看卜凡,你央姐不要面子的啊?

“央央别气了,气坏了再,下次不能不接电话了啊,吓死我了快……”

李真央还是盯着刷的锃亮的鞋尖儿,“你吓啥啊,我还能被人绑了不成?”

“那可不咋的,央央这么好看,万一对你心怀不轨的那都,都可想……”

李真央把右手食指顶上卜凡凡的上唇珠,“想啥啊,谁想啊,谁心怀不轨啊?姐姐看你是不是做贼心虚开始贼喊捉贼了?”

我是啊,我能承认吗,那肯定不能啊。

卜凡欲哭无泪。

好赖算是把大猫毛儿顺好了,卜凡领着人吃了饭逛了街看了电影,最后没事儿干走大街上压马路,磨磨唧唧就是不提放李真央回学校的事儿。

李真央看看表,想起来回学校的事儿,又一阵生气,还没开口跟卜凡说今天早上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突然192停下了脚步,她好奇的扭头看那个明明长得凶神恶煞但却跟个纯情少年一样扭扭捏捏的人。

“央央,”卜凡吞了吞口水,正准备把心头的话吐出来,手也摸到兜里精心准备的项链盒子上。

“央央!”突然被一身大叫打断的卜凡凡很烦。

他痛苦的捂上耳朵,啥劳什子心电感应,我咋有这么个倒霉妹妹。

李真央听见熟悉的嗓音叫她,拉着大个儿就胡乱选了个方向往前走,可是因为太着急也没顾得上看,就出现了最后三个天空树挤在逼仄狭小的胡同儿里相顾无言。

卜娜娜沉不住气,往前走了一步,更进一步的抢夺李真央鼻尖四周的氧气,大猫突然被闯入了私人安全领地有点不安的试图后退,却又被咄咄逼人的强势妹妹一把拽住,一手拉手一手搂着腰。

“姐姐怎么都不给我机会解释呢?太不公平了吧,和哥哥玩了一天把我丢下疯狂的找姐姐?觉得这样很有优越感吗,就是你想要的吗?所有人围着你转追着你跑?”

李真央吓了一跳,想甩开面前突然变了个人一样的小妹,可怎么也甩不开,像藕截断了还会连黏着的丝,她看着面前的两人,感觉似乎有一双手拉着她从曾经的世界下坠了。

但大猫却在新的圈地找到了安全感,太糟糕了,她甚至一点想逃跑的欲望都没有,太糟糕了,她想,她想到曾经的自己。

摆着一张高傲冷漠的脸站在人前,矗立在秀台的顶端,一边笑着又一边冷漠疏离的用坏脾气拒人千里之外。

然后突然领地闯入了一对兄妹,节奏完全被打破了。

可是舒服的日子过惯了的家猫更懒得出去野了。

“姐姐……”卜娜娜看面前突然失神疏离的李真央,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混账话,急忙把猫儿塞进自己的怀抱里,“我刚刚都是气话,别生气了姐姐,对不起……”

看看我吧姐姐,我在你身边啊。

卜凡掏出了烟盒,想了想只是夹了一根到耳朵上,却被眼尖的李真央发现,她伸出手,“给我一根。”

“我们谈谈。”她说。

可是她却自顾自忽略了两颗心同时澎湃后又下沉的声音。

大猫和两个暗自较量的饲主坐到临近的小苍蝇儿摊儿上,烟还在手里燃着,她神态自然的点了碗不要香菜符合口味的馄饨,上菜之后甩掉烟屁股往碗里头玩儿命加醋和辣椒。

两口一个馄饨细嚼慢咽,也不出声儿,让对面两人错觉自己不在小摊位坐着,也许是在什么高级饭店咖啡馆一样迎着傍晚刚刚亮起的灯火闲聊。

但此时谁能有闲聊的兴趣呢?

李真央心里明镜儿一样,但她还是有点自私,她知道俩人争风吃醋,可就是如卜娜娜说的一样,她享受被人追着尾巴围着转的感觉,猫儿的虚荣心理应得到满足,谁不该宠着猫儿呢?

卜凡想了又想,摸出兜儿里都快盘出来的项链儿盒,“央央,我是真喜欢你。”

“我养的起你,也能一直宠的住你,你想干嘛干嘛,多关注关注我就好……就一点点就可以。”

192扁扁嘴,尽量不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太过有被拒绝的难堪。

李真央抬抬下巴看向卜娜娜,“你呢,你想说的赶紧说吧。”

本来看自家哥哥拿出项链心里就凉了的卜娜娜心下一动,“央央,我想给你买一辈子奶茶!”

李真央噗的笑出声。

“可是你们俩……”她的停顿似乎是决定人生死的命运女神,又像蛊惑人心的塞壬。

“我都喜欢啊。”

-tbc.

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部都要,哈哈哈哈哈哈哈

‖卜洋/有性转/短篇甜饼he‖捉猫.01

大卡哥小卡妹一起搞洋姐喵,双向性转但是有卜凡本体(也不知道这句话你们搞懂没,为自己表达能力感到真实头秃)
就是无脑搞洋,玛丽苏洋,人人爱洋,有all洋倾向,三观不正,一见钟情
为了宠洋搞洋而写,不接受批评,你骂我我就杀你妈,圈地自萌,不上升,文笔极差,接受意见或建议。
请xjmm给我红心心蓝手手和评论!爱你们!mua!
今日我为卜洋掉头,明日卜洋以我为荣(闭嘴)
以下正文,点我在线看卡卡玩羊,感谢观看。

○1.
卜娜娜是大一新生,结果好巧不巧报道来得晚了女生宿舍只有混宿了,只好和大二学姐一起住。
李真央这个名字她在开学前加了新生群就有所耳闻,服表系台柱子,但是黑料不少,无非就是脾气大黑脸多。卜娜娜本来没太care,又不是爱豆,小姑娘脾气大点儿正常,可当她看到自己舍友名单就说不出这话了。
上面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一笔一划写着,李真央。
卜娜娜捧着一颗要碎不碎欲哭无泪的玻璃心来到寝室,小心翼翼敲门——听说这学姐脾气大就是因为起床气大,万一开学就惹到学姐……
“嘎吱——”没等她脑内完,宿舍的小门就在卜娜娜颤颤巍巍的目光下打开了。
李真央眯着凤眼儿微微仰头瞄着她,头发明显是刚刚睡醒未来得及打理,有几撮儿毛儿还刺咧咧儿的炸起来,穿着丝质的睡衣上衣,过长的上衣下摆挡住了在秋意渐浓的风中挺立的修长白皙双腿的根部,矜贵的猫一样。
“新来的学妹?”对方开口。
卜娜娜这才收起自己有些呆滞冒傻气的表情,急忙吞下口中似乎不受自己管控疯狂分泌的口水,调整了表情,然后——“学姐好!我是今天来报道的大一新生!服装表演系模特专业卜娜娜!”
“噗……”李真央抬手,伸出食指不太自然的摸了摸鼻子下方,好做一个对自己没忍住笑出声的无谓的遮挡。
真好看。
卜娜娜过去十多年的人生中在无数个昏昏欲睡的语文课上学过无数个华丽的词藻来形容美人儿,可是眼前这个有点不修边幅还未来得及打理的李真央却让她突然大脑空白,什么都想不出了。
“行啦,别杵门口儿啦咱俩,进来吧。”说罢李真央扭身为她让了条道儿,自顾自从门后头挂钩拉了件长长的外套穿着。
卜娜娜费老大劲把行李搬进来搁好,回头就看见李真央抱着臂堪堪斜靠在宿舍床的栏杆,看见她又露出呆愣的表情只好自顾自开口,“我叫李真央,大二了,应该是你未来四年……啊三年的舍友,有啥问题的话..能自己解决就别来找我...嗯。”说完可能觉得怕新开的这小傻子当真,就只能找补了一句“逗你的,姐姐能帮自然帮你。”
卜娜娜点头胡乱嗯嗯啊啊了一通,连忙又把头转回去继续整理行李,忙上忙下忙里忙外,手机响了都没听见。
李真央听见熟悉的歌,“你手机?”
卜娜娜赶紧掏出手机接通,发现是她亲哥卜凡凡。
对面男人气喘吁吁的让她下宿舍楼来拿行李,她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李真央终于站不住了,“要不我也下楼帮你吧,你等我换下衣服。”然后平了乓啷一通捯饬,也没花几分钟,把头发喷了喷水抓了抓,换下睡衣穿上一件纯色衬衫和七分裤,低头随便杵了双鞋子,带好眼镜就抬起头才发现卜娜娜又在盯着她发呆。
她咧开一口白牙,“你这个小学妹很一般啊,怎么老发呆?”然后拍拍卜娜娜的脑袋就开门往外走,“走啦。”
卜娜娜还在回味刚刚那白皙光滑的后背,猛的一回神才想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脸一个爆红赶紧跟上学姐脚步下楼。
谁说学姐又凶脾气又大的?我看你们这谣言传的很一般啊!
“学妹,你东西……啊是那个大高个儿旁边的吧。”
卜娜娜疑惑的微微低头看向李真央。
“你们兄妹长得……挺像。”
卜娜娜翻了个白眼儿给自己,急忙拉着李真央过去。
“哥,这个是我舍友,李……”
“您好!是娜娜的舍友吧,幸会幸会,我是娜娜的哥哥,我叫卜凡,就在你们大学城这边儿开了个火锅店呢,有空..一会儿让娜娜带你来吃啊,随便吃,我请客,我们火锅店还……”
“卜凡凡!”卜娜娜终于受不了这个一九二大碎嘴,开口叫停了。
李真央正震惊这大哥的反差萌,长得二五八万,迈着黑社会一样的社会步伐,穿一身黑,还是个断眉,居然……是个话痨,还叫卜凡凡。
李真央又没憋住笑,笑到弯腰,笑到头掉。
然后终于在卜凡凡和卜娜娜互相大眼瞪小眼谁比谁尴尬的目光里直起身板儿伸出右手,“你好,李真央。”
把卜娜娜东西安顿好了之后果然经不住卜凡盛情邀约,三个人准备一会儿攒个火锅局,终于要出门见人不做肥宅的李真央让卜凡先回店里,拉着卜娜娜在寝室神仙化妆。
卜娜娜平时不上台或者去考试就不太喜欢化妆,李真央摆好自己的瓶瓶罐罐就开始往脸上拍拍涂涂,待到就差口红就完事儿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卜娜娜,却发现那人拿出手机开始吃鸡了。
李真央这个气不打一处来,拎起卜娜娜就开始一通捯饬,也不管卜娜娜那边还在开黑嗷呜嗷呜的求饶,自顾自开始balabala。
“学妹,姐姐告诉你,人靠化妆马靠鞍,一天不化就要完,在这个晴朗又浪漫的早上,你遇见了我,难道不应该好好化个妆来证明一下此时此刻的重要吗?”
卜娜娜看了看表和窗外马上落山的太阳“……”
卜娜娜还是觉得那个谣言传的果然很他妈的一般。
收回游戏上的心思,她终于把眼神重新聚焦到面前认真给她化妆的李真央身上,对方还没有涂口红,嘴唇可能是被初秋的空气亲吻走了水份而有些干燥,舌头不自觉的总伸出来舔舔以后又自然的用牙齿轻咬一下下唇。
初秋的天气果然太干燥了,卜娜娜觉得鼻子有点热,可能是上火。
上挑的眼线和大地色的眼影把李真央的眼型勾勒的像一只慵懒刚睡醒的猫,眼线不太挑,可是有些恰好的可能挑进了她的心窝里。
没来得及细想,李真央直起了腰放下刷子拍拍手,宣布完成,可是卜娜娜甚至没有去看镜子里自己脸的欲望,能多看一会儿李真央就好,就一会儿……。
突然,她想到对方说自己是她未来三年的舍友,又满意的露出微笑,站起来颠儿颠儿去照镜子了。
李真央背着她转身换衣服换鞋涂口红,大模好好捯饬了一下又让扭过头的卜娜娜重新惊艳。
一天被惊艳太多回的她这次到没太大反应了,而是挂着愈发扩大的笑容拉着李真央往外头走。
“是不跟姐姐走一起特有面儿,你说,你就说。”
“是是是,有有有。”
李真央是猫儿一样的姑娘,平时懒懒散散,不熟的人头次见到的交情她都不乐意搭理,更别说被人牵着走。
可是这个有点傻乎乎的小学妹好像又不太一样。
李真央想了想,觉得可能这就是铲屎官吧。
火锅店人挺多,生意挺热闹,离她俩学校不远,就连平时争当三好肥宅的李真央都对这店有印象。
她总买火锅店对面儿奶茶,奶茶店店长是个肱二头肌发达穿着一身粉带个小围裙的男人,依稀好像还跟他安利过对面儿火锅店是他兄弟开的,挺好吃。
俩人走进去,正坐在前台百无聊赖等人的老板就赶紧起来,“来啦!锅都摆好久了。”
李真央也没不好意思,跟着卜凡就往雅间里走,终于,看到摆了一桌子菜肉海鲜之后,脸色有点挂不住了。
“螃..螃...螃蟹啊,这..这玩意儿也下锅煮吗....”
卜凡和卜娜娜同时回头看恨不得挪出屋外头的李真央,心下才了然,卜凡赶紧把螃蟹拿起来,正准备拿出屋外头让后厨上汽儿蒸了,就被站在门口的李真央高分贝洗礼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拿远点儿!!丑东西!!!”
卜凡凡愣了。
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人说丑东西。
还是被初见就乱他心曲的李真央。
没来得及难过几秒,他就发现李真央举起了颤抖的手指着那盘闸蟹,“把这个丑东西离我远点儿!!”
于是卜凡凡又开心了,忙不迭点头先把盘子放下,拉出个凳子让她坐,然后出去把螃蟹给了后厨。
终于坐下开始吃火锅,兄妹俩一左一右,李真央全程就在被投喂,到最后饶是厚脸皮如她也有点儿过意不去,下了毛肚儿,七上八下给兄妹俩一人夹了几片,又捞了肉给卜凡,捞了土豆和虾子给卜娜娜。
她看了半天,发现妹妹不太爱吃肉,喜欢吃海鲜和土豆,卜凡则是碗里肉没断过。
卜凡和卜娜娜都楞了一下,然后对视一眼。
恰巧儿李真央准备去趟卫生间,卜凡给她指了路就回座位坐下。
“娜娜,听哥一句劝……”
“学姐肯定是我的。”
“劝你别跟哥哥抢。”
李真央回来以后觉得俩人气氛有点儿尴尬,没开口,就等来了厨师敲门儿送螃蟹,于是赶紧一步三蹦的回了座位。
卜凡接过螃蟹和剪刀,去小料台调蘸料回来,就开始大马金刀给李真央剥螃蟹。
白花花的蟹肉从坚硬的蟹壳中剥离,又被沾了醋和姜汁儿递到嘴前,李真央才堪堪张开嘴咬住,也不管对面伸着胳膊抵蟹腿的卜凡是不是看的眼都直了,吮吸了一下蟹壳里面的汁水,罢了还舔舔唇角,“嗨你别说,这丑东西还挺好吃的!”
旁边卜娜娜瞪了卜凡几眼,也拿起螃蟹开始一通狂剥,结果最后一整碗白花花的蟹肉放在了被他俩宛若开启竞速剥蟹模式吓到来不及吃的李真央面前。
“学姐别客气!”
“……啊,对!那个,真央别客气..”
名字一叫出口,李真央本人没什么反应,倒是大个子先把自己闹了个脸红。
等酒足饭饱,按照国人传统就到了饭后胡吹时刻。
李真央开口不开口完全两种人格一样,仨人倒是合得来,顺着毛儿撸的两个铲屎官把猫儿哄得喵喵叫,眯起眼睛满足的笑。
罢了,卜凡还是挠挠头没忍住开口了,“那个,以后多多照顾我妹啊,她从小就皮,有事儿多担待着点儿,或者找我……诶对,说到找我,咱俩还没加微信呢。”
卜娜娜一个白眼儿翻得都要抽过去。
李真央点点头,“自然。”然后掏出手机点开微信二维码。
卜娜娜赶紧也掏出手机扫。
后来回到寝室又被妹妹缠着要了手机号qq微博就是后话了。
又闲唠儿了一阵儿,卜凡看看时间,还是准备把俩人送回学校了,他喝了点儿酒,不能开车,虽说回学校不太远,但是夜路也不好让女孩子走,何况他这条美食街其实算得上是条小道儿里的,得走一段儿才到大路。
当机立断决定走路送她俩回学校的卜凡出门儿就见对面儿体验生活开店的真实富二代奶茶店店长正倒车。
“老岳!等会儿!”
说了几句让对面儿店长送她俩回学校,卜凡扒头又看了几眼李真央跟在自家妹妹后面上车的身影,才回店里打理扔了一晚上的生意。
上车后李真央靠着椅背儿闭着眼睛休息,过一会儿就斜下身子挨到了卜娜娜身上。
卜娜娜鼻尖一直萦绕着一股巨大的火锅味儿,这时李真央靠近了才又让鼻子得到救赎般闻到了李真央发丝上若有似无的香味儿。
还没等她想好话题开口,前面儿驾驶座开车的大哥就开口了,“诶央央,哥哥没骗你吧,对面儿火锅是不挺好吃的。”
李真央点点头,想起前头的人看不见之后才后知后觉加上一句,“好吃呀。”
卜娜娜闭上嘴偏过头不说话了。
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俩人下了车和店长告别回到寝室,李真央看着就拉着她的手但是又偏着头不说话的卜娜娜觉得有点儿怪。
“你咋了妹妹?”
“妹妹!你就这么叫我!他还叫你央央!”
李真央愣了一下,还是不明所以。
卜娜娜撒开手跑去洗漱了。
李真央“?”,央央怎么了,央央不知道。
过一会儿李真央也洗漱完毕,俩人上下铺躺着之后,李真央翻身,把头冲下看着她下铺的卜娜娜。
“妹妹?”
没人理她。
“妹妹?”
还是没人理她。
李真央咋摸咋摸嘴,觉么出点儿东西了,开口就是黏黏软软的“娜娜”了。
随即还带了句解释,“我经常上他那儿买奶茶,挺熟的,你乐意叫就加个姐叫我也行,不乐意就随意叫吧,我不care的。”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对认识几个小时的妹妹这么上心儿,猫儿藏着掖着不愿见人的一颗心都化成一滩水儿似的。
卜娜娜这才开口,“以后我给你买奶茶,央央。”
李真央这才重新躺回被窝儿,拱了两下睡着了。
卜娜娜看着手机和卜凡的聊天记录截止的最后一条,合上手机,盯着上面的床板看了会儿,也闭上眼睛。
来日方长,央央。
在家的卜凡看着手机屏幕显示他那倒霉妹妹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又一次不受控制点开那条语音。
“娜娜……”
黏黏软软,带着不浓烈厚重的甜蜜鼻音,从手机听筒传来。
除了喊的不是他的名字,其他都让卜凡满意的想表演一个原地爆哭。
李真央,等着,哥哥一定把你顺毛儿撸舒服了带回家养着,自己一个人养着,不给别人看。
妹妹也不行。
-tbc.

我今天就要气死 给电脑装个win系统老子os打不开了 又他妈重给我做系统 完犊子 东西又没了 老子存稿还在里面啊啊啊我操了